Noto:Google 在字体设计上的庞大野心

近日,Google 与 Adobe 联合发布了一款开源字体思源黑体,在中国字体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。“思源黑体”有七种字体粗细,涵盖多种语言,包括日文、韩文、繁体中文、简体中文等。对于设计师和开发人员来说,开源黑体无疑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新选择。在“思源黑体”的讨论中,比较容易让人忽视的一点是,这款字体在 Adode 和 Google 那里的命名是不同的。在 Adobe 那里,“思源黑体”被称作 Source Han Sans,而在 Google 那里,它的名字却是 Noto Sans CJK。

Noto-Sans

两个公司无法在名称上达成一致,是因为各自有着不同的考虑。从 Adobe 来说,思源黑体要归入自己的 Source 字体家族(思源黑体的西文部分是 Adobe 的开源字体 Source Sans Pro)。从 Google 方面来说,思源黑体将成为其 Noto 字体家族的一部分。

Noto 字体家族是 Google 一个野心勃勃的大项目。它想要支持世界上所有的语言,使其达到视觉上的协调一致。这在 Noto 的命名已经体现了。当计算机显示字体的时候,如果某种语言不被系统支持,就显示为一些小方块。专业人士称其为“Tofu”(豆腐)。Noto 就是 “No Tofu”的意思。

 

不过,Google 的计划是否有可能取得成功?如果可行的话,是不是就能够赢得所有人的赞同呢?NPR 的新闻博客 CodeSwitch 上登载了一篇文章,讲到一些业界人士对 Noto 项目的看法。

巴基斯坦裔美国作家 Ali Eteraz 对大公司的庞大计划持怀疑态度。“Google 带来的是一种善意的——甚至可能是有帮助的——普遍主义,还是一种类似于技术帝国主义的东西?” 他说。

他的意思是,当一小群人对字体做出决定,真正使用这种字体和语言的人会感觉受到伤害,因为他们无法参与决策的过程。

对于 Ali Eteraz 的想法,纽约大学的教授 Finn Brunton 表示理解。他说,当涉及到语言多元化的时候,大公司有过一些不光彩的记录。Unicode 统一中日韩字体就是一个例子。由于技术的限制,Unicode 在为这些文字编码的时候,把码点用完了,于是,他们试图把三国语言中的汉字统一为单一的字符集。这种忽略不同文化差异的做法,带来了许多拼写上的问题。如今,技术的进步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。Noto 是首款支持中、日、韩三种变体的开源字体。

Finn Brunton 说,Noto 字体家族支持的语言数量,以及其细节上的努力,都是令人惊讶的。在 Noto 字体家族里包括一些频临灭绝的语言,比如因纽特人使用的主要语言之一 Inukitut,以及 Tlingit 部落使用的语言,其中,Tlingit 语言只有 200 人在用。当然,Noto 字体对 Tlingit 的支持远远谈不上完美。除此之外,Noto 还支持一些古怪的语言,比如以爱尔兰诗人萧伯纳命名的“shavian alphabet”(萧伯纳字母表)。不过,它却不支持 Oriya,一个百万人使用的印度语言。

语言是一种复杂的东西。有些时候,一种语言即使是得到了支持,其拼写方式也未必能够反映出文化内涵。巴基斯坦裔美国作家 Ali Eteraz 喜欢美国作家福克纳,同时也是印度作家米尔扎·迦利布的忠实读者。但是,他在线分享文字的时候,却只能使用福克纳的作品。这是因为迦利布使用 nastaliq 体的乌尔都语,并不被 Noto 支持。nastaliq 体更能准确代表乌尔都语言,但由于它不容易编码,Noto 现在只支持 naskh 体。当 Eteraz 与他人分享迦利布作品的时候,只能通过上传照片的方式。

总之,Google 的庞大计划面临着许多阻力和挑战。这是一项平衡的艺术。他们需要考虑到不同的要素,开发出有生命力、能够运用到不同场合的字体。同时,这也意味着,Google 需要承担许多的责任。“无论你认为这是狂妄自大,还是一种高尚行为,最终还要看他们是否能够做成。” Ali Eteraz 说。

赞 (1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